虞超教育随笔之:中国式亲子关系 以彼此伤害表达亲密

编者按:至亲之爱,往往也是至深之痛。每个人都有切身感受,却又有一种不知从何说起的无奈和不知如何改变的无助。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虞超先生,目前定居美国。他以独特敏锐的洞察力和直率犀利的表达力,对中国式亲子关系做了细致深刻的分析。整个“教育随笔”共有五篇,我们与大家分享其中两篇。喜欢的读者可以循着文章出处,阅览更多内容。

大家好,我叫虞超。很高兴有机会和大家分享我对教育的一些想法。我从清华毕业。但是从清华什么都没有学到。在那儿五年差点没把我憋死。这些经历从反面让我思考什么是教育,并且使我实践自我教育。

很多所谓的教育,其实是“控制”

关于教育,我觉得有两个话题可谈。一个是教育孩子,一个是自我教育。在我看,教育孩子的关键,就在于自我教育,通过自我教育,孩子看到父母的变化,得到启迪、唤醒孩子真正的内心,孩子自己发生改变,这是我认为的,教育孩子的实质。所以一切最终都落实到自我教育。

但是,还是可以分开两块来谈。自我教育并不容易。认识自我都不容易,自我教育就更难。所以我想先谈容易的,就是对教育孩子的一些看法。

就我看很多华人家庭,其所谓的“教育”,就是父母基于如下三种优势控制孩子:1.体力优势2.经济优势3.社会经验的优势。

这三种优势,自孩子6岁以后,在12年内会消失殆尽。对于华人第一代新移民,这三种优势形成的控制,会受到更严峻挑战。因为父母的外语不行,融入异国的程度远不如自己的孩子。如果父母对世界和自我没有深入观察、思考、反省,很快会被孩子轻视。

越想建立亲密关系,越要伤害对方

我见过不少朋友,亲子关系存在严重问题。当事人非常痛苦。父母与孩子之间类似怨偶的关系。父母在孩子幼年强力控制,孩子用自我伤害(包括不听话、专门做错事)反抗控制。——“你不让我活出自由的我,我就残害这个被强制的我”。比如有的孩子挑食,是典型弱者的抵抗,是长期被强制后以自残控制强势父母的手段。此刻不是从食物种类上解决问题,而是要从父母自身解决问题。

很多华人父母,由于找不到自我,通过伤害他人以达成控制,从而找到自我。因此伤害他人对于父母来说须臾不可或缺。比呼吸还重要。死亡对他来说不是最重大的威胁和失落——不能伤害他人,当下就失去自我。因此父母就一直伤害。成本最低的伤害对象就是孩子,还有配偶。

孩子以为父母应该关爱自己,所以一直渴望从父母那里得到认可与关爱。这种渴望给了父母继续伤害的可能性。所以孩子没有从家庭中学到如何爱,所有的感情表达,都是从另外一方对于你给他/她造成的伤害所感受到的痛楚中,判断对方对你感情是否深厚。因此越希望和对方建立长久的亲密关系,越要伤害对方。

父母与孩子的交战,两败俱伤的结果

一般来说,这样的家庭,能够成功地克隆出情感上与父母一模一样的孩子,未来他们会把自己的伴侣、家庭、孩子的人生,成功地变成地狱一样。我就成长在这样的家庭和学校教育中。回顾过去,我能识别这种过去对我的塑造,也从相当的程度上做回了真正的自己,不在这种人为塑造的场景中扮演角色。

孩子稍微长大一点,有的父母不得不用奴隶般的照顾取悦孩子,而孩子带着恶意伤害父母。因为这样的孩子,一般在世俗世界不成功。父母是其人生中唯一的弱者,只有伤害父母才能找到自我。双方都找不到自我。而有的父母用孩子对自己的亲情,一直控制孩子,到了晚年,不惜用自残的方式,给孩子的人生制造无可解脱的烦恼。这是他们那时唯一的控制办法。

父母花几十年时间制造了自己一生中最大的痛苦和灾难。在强制孩子,与孩子的战争中,他们最好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糟糕一点的,他们会输得一塌糊涂。他们的优势日复一日消失。太多的父母想控制孩子,他们说“我是为孩子好”。

不是改变孩子,而是改变自己

对每个人来说,自我教育应是持续一生的。培养孩子是重要的自我教育的契机。父母的自我教育,是教育孩子的核心所在。不是改变孩子,而是改变自己。遏制自己的控制欲,真正地爱孩子,就是给自己留后路。早些放手,他一生都在你身边。死死逼他,他翅膀硬了就远走高飞了。

重要的是,自己得多读书,多思考,才有可能成为孩子的朋友,在困难的抉择中,选择正确的。可以同时做两件事:一是帮助孩子学会思考,超脱应试教育的框框,涵养内心的灵性,二是培训孩子拿超高的分数,占据最好的教育资源。

每多说一次指令,威信就降低一次

上面是谈了谈我看到的现状。那么该如何教育孩子呢?对于孩子,我觉得应该给他自由和尊重。

自由,是指自由地思想,自由地表达。我许诺儿子,不会禁止他说什么或想什么。我和儿子约定:声称自己正确的人,就得经得起质疑。质疑的人,尽量提出高质量的问题。我鼓励他,只要他能,尽量质疑我。一开始他不能问到点上的时候,我会帮助他把问题问得更加尖锐,而后我针对这个问题回答。

尊重,就是我许诺儿子,我会象尊重成年人一样尊重他。前提是他努力象成年人那样自立。没有自立,也很难得到别人发自内心的尊重。在家里他负责洗碗、擦地,有时帮忙用洗衣机洗衣。去别人家做客吃饭,我要他饭后帮忙洗碗。我要他见人始终微笑,大人说话的时候,要面带微笑,专注聆听。

对孩子,每多说一次指令,你的威信就降低一次。我经常给儿子讲故事,谈思路。指令性的话,我和儿子说,很少超过两次。不听,我就看着他摔跟头。我跟他说,话,我会说在前头;不听,别指望我帮。我心情好,可能拉你一把;但也可能泡杯茶,坐下来看着你在泥里扑腾。我始终是以辅导者,搭救者的身份出现。

孩子,你打算用这些可能性干什么?

2013年来美后,儿子在没有多少英语基础的情况下,直接进入英语教学的学校。并始终保持学习成绩第一名。儿子在中国的学校中是全班倒数第二。有的同学欺负他,有的老师也瞧不起他。来美后,他被选入芝加哥大学的一个优才培训计划,当年整个芝加哥公立学校只有35人入选。

他在2014年11月22日芝加哥数学联盟举办的竞赛中,获得“进阶几何竞赛”的个人第一和团体第三。其中团体赛是他一个人对其他学校一群人。因为他们学校只有他一个人参加。儿子所在学校是芝加哥南部的一所黑人学校,周围有时发生枪击。儿子同班同学就在距离学校很近的地方被枪击身亡。这所学校从来没有参加过芝加哥数学联盟的竞赛。也没有人被芝加哥大学的优才计划选中过。

他为自己的学习成绩踌躇满志的时候,我在下雨时指给他看划过东方大半个天空的闪电,要他多看看这种场景。我告诉他,人给不了他这样的场景,要多看天地自然,要知道你从人那里得到的东西,是十分有限的。

我对儿子说,学习好,你多了些可能,比如未来上名校;上名校,也是多了些可能,比如未来多掌握些常人的资源;掌握了资源,你仍然是多了些可能。而人真正的价值,在于你把这些可能性转变成何种现实。有的人用这种可能性吃好、穿好,住大房子,尽可能满足欲望,以外在的一切证实自我的价值。你打算用这些可能性干些什么呢?儿子还在思考。

重要的不是做了什么,而是没做什么

很多人觉得我要这样做对你好,那样做对你好,这样才能建立好的关系。我觉得人与人之间,重要的不是做了什么,而是没做什么。我尽量不去伤害,就是非常难得的。因为人与人之间难免互相伤害。亲人之间更是如此。不仅是亲子关系,恋爱、婚姻都是如此。

我觉得人生没有公式。外在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儿子,都可能会离开自己。在有限的相聚中,真实地面对自己,以真面目示人,日后回忆起来,后悔最少。至于孩子未来能挣多大钱,当多大官,成为什么人物,即便真如此,我未必沾的上光。沾不上光,那就都是别人的事了。

经常自我反省,找到内心真正的自己,让自己人生的底色,不要是基于缺憾、恐惧,这样就不会在缺憾、恐惧、找不到自我中,强制孩子。孩子才能从你身上看到真正人生意义的闪光,他内心真正的自我才能被唤醒、被激发,从而活出真正的人生。

文章来自“文昭谈古论今”会员网站 https://www.wenzhao.ca/
虞超先生Youtube自媒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P48F9RgJL8iJEjRam21eWw

责任编辑:王亦笑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
返回顶部
大纪元德国生活网简介 | 授权与许可 | 版权©2016年大纪元德国生活网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