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超教育随笔:高质量的问题 带来高质量的答案

编者按:至亲之爱,往往也是至深之痛。每个人都有切身感受,却又有一种不知从何说起的无奈和不知如何改变的无助。毕业于清华大学的虞超先生,目前定居美国。他以独特敏锐的洞察力和直率犀利的表达力,对中国式亲子关系做了细致深刻的分析。整个“教育随笔”共有五篇,我们与大家分享其中两篇。喜欢的读者可以循着文章出处,阅览更多内容。

在儿子一岁多的时候,我和太太不得不离开他。再次与他团聚,是将近十二年半以后了。这段时间,儿子是外祖父、外祖母带大的。儿子在学校初中受到霸凌,考试成绩一塌糊涂,信心几乎被彻底摧毁。他沉迷电子游戏,上课完全听不懂,下课把卷子揉得乱七八糟,上面全是红叉,整体状况一塌糊涂。

何为考试机器?

从小把他带大的外祖父忧心如焚。要求我和太太每天陪他写作业到夜里十二点。我对儿子说,“我能帮你。我是学习机器、考试机器。你知道什么是考试机器吗?”他说,“不知道。”

我说,“在撂下微积分十七年之后,我找了本旧的大专微积分教材,用零碎时间翻了一个月。参加成人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成绩是98.5。如果你每次考试成绩都是九十几分,你不过是个好学生而已。考试机器,是你考了98.5,但是心里很懊恼,因为你想不出自己怎么会丢了那1.5分。”

“有两种烦恼:一种就是你现在的烦恼,上课听不懂、下课躲着我们不敢让我和你妈知道今天你有什么作业、第二天硬着头皮去应付老师;另外一种,就是你为那1.5分而烦恼,你就是想不通自己怎么丢了这1.5分。你想要哪种烦恼?”儿子说,“后一种。”我说,“那我帮你有后一种烦恼的可能。也可能到时你连后一种烦恼都没有。”

考上清华毫无喜悦

其实我自己从小到大都是差生。我是人大附中初中子弟班的,高中是人大附中二部。所谓子弟班,就是放牛班。高二最后一次期末考试,我全班第三十五名。高三努力一年,上了清华,然后在清华又是差生。其实我刚上高三,17岁就明白了:1.准备高考,我在浪费生命;2.我要干掉的,就是我身边同学。但是我没选择,只能拼。这个教育制度摧残太多太多的人。

1990年7月7、8、9三天(所谓黑色高考日)之后,9日下午考完试,对考分心里有数了,我知道自己能上清华了。我心中一片麻木,一丝高兴都没有。只有空虚,还有对同班同学的同情。上高三后,我的名次在全校一跃超过220多人。他们也努力,也聪明。但是我要上清华,他们就得和我对阵。表面上看因为他们意志不够坚定,神经不够坚强,或者不如我聪明。但是我觉得他们,包括我自己,都不该在这样的考试中浪费生命。

很多时候我们得到一些东西,是因为命运好,不是因为我们有多么聪明能干(尽管我们的确聪明能干。这些天赋、性格,其实也是命运)。我回顾过去,遭过那些罪让我能明白好多人受罪,因此我能同情他们,有能力理解和同情,我想这也是我的幸运。这是说了点自己的事情。

知道自己不知道

我和儿子谈了这么几个问题:中国的教育体制实质,他、老师在这个体制中的角色,中国教育的目的,中国考试的目的,在这种体制中,儿子的目标应该是什么,手段又是什么。

我问儿子:“你考试成绩为什么那么差呀?”“因为我学习不好,那些题就都做不出来。”“你怎么学习不好了?”“我全班倒数第二,平常作业也不会做。这不就是学习不好吗?”“我问你为什么成绩差,你说因为学习不好;我问你学习怎么不好,你说因为成绩差。你等于没有回答我呀。”

儿子不知如何回答。我说:“你不知道自己并不知道答案,对吧?”他说:“嗯。”“所以两件事极其重要:1.提出高质量问题;2.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以后我会反复向你示范如何提出问题,什么是知道自己不知道。”儿子说“好”。

“现在我问你,你考试成绩为什么那么差呀?”“我不知道。”“恭喜你,你知道自己不知道了。我很高兴。你已经向一个更广阔的世界,迈出了一大步。”我停顿一下,让儿子有机会思考我的话。我再次强调说,“不知道答案关系不大;不知道自己不知道,却是最糟糕的。”

“你成绩差,是因为你经历的所有考试,是专门用来砍人的。砍的就是你这种人:1.想从学校老师和课本那里学到知识;2.只要考试成绩差,就觉得自己学习不好。专门砍你这种人。因为你们是很好的底层奴隶的原料。这些考试的目的,就是收割底层奴隶。”

儿子几乎目瞪口呆。我说,“我会教你考试技能。这是我要教你的东西中,最没用的一部分。其他的东西你要仔细听。”

提出高质量的问题

我问儿子,“你见过三个苹果吗?”儿子说,“见过。”“三个梨呢?”“见过。”“三张桌子、三把椅子?”“都见过。”“那你见过三吗?”“什么?”“你见过三吗?什么尺寸?多重?颜色?气味?”“嗯……没有。”

“自然界中有苹果、梨,人制造桌子、椅子,但是自然界和人造物中,都没有三。这个东西只存在于你的思维中。看不到、摸不着。”“嗯。”“人生下来什么都不懂,是通过逐渐认识周边事物才慢慢形成思维。按理说,应该是用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描述那些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为什么会用一个看不见、摸不到的东西,来描述成千上万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呢?三个苹果、三个梨、三张桌子,你可以说出一千种不同的三个东西。”

儿子想了很久,说“为什么呀?”我说,“先不说为什么。你提出过上面的问题吗?”“没有。”“为什么没有提出过?这个问题,比前一个问题的答案更重要。”

我又问儿子,“中文里面有十,英文里面有ten,罗马数字里面有X,都表示10,是吧?”“嗯。”“可是阿拉伯数字,就是印度人传给他们的那套计数办法,里面没有十,他们的十,是用1摆在0的左边。”“嗯。”

“这里面有两件事很奇怪。第一件,他们的计数法里面有0。我们一般认为,数字用来描述世界上的东西,比如一个苹果,一个梨。这个0是用来描述什么?是用来描述无。问题是,这个世界上存在无吗?任何一个你能提及的事物,都是有,这个世界哪里来的无啊?0到9,十个数,0占了十分之一。这种计数法的发明者,他想到把十分之一的数字拿来表达无。而且放在第一个。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老子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老子还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的问题是,有怎么会生于无呢?”“……”

“第二件奇怪的事,是从印度传出来的计数法,把1摆在0旁边,表达10。它用位置表达一个数字的的weight,就是权重。而其他表达法,比如中文三百五十一,英文three hundred and fifty one,都是用具体的文字,表达他前一个数的权重。发明这个办法的人是怎么产生这个想法的?”“……”

“不知道答案没关系。我也不知道答案。也许这些问题,本来就没有答案。但是,你从来没有问过这些问题,连想都没想过,对吗?”“是的。”“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好吗?”“好的。”“你天天去学校,学那些加减乘除,做作业做到夜里十二点,每次被打满卷子红叉,不但是老师,连你自己都觉得自己愚蠢、无用、废物——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你提不出上面的问题。”

“那为什么呢,他们这么做?”“你如果保持了内心的灵性与智慧,他会慢慢发芽,你会慢慢觉醒,变成一个真正的人。而他们需要的,是会使用工具的奴隶。一旦你恢复灵性,看到自己被如此对待,他们怕你很可能会造反。”“对他们来说更糟糕的是,你恢复了灵性,你会点燃其他人的灵性,就像现在我对你做的一样。”

教育的核心在于自我教育

“你知道我怎么看待学习、教育吗?教育的核心,在于自我教育,所有外在的学校、课本、师长的教导,给你的是提醒、唤醒。所有那些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你通过读书、思考、反省、实践,自己得到的。学习是自我教育的手段。其根本在于,以高质量问题为引导,厘清知与不知的边界。这就是我理解的学习。”

“上面的问题,你从来没有问过,连想也没有想过。同时,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你一再说,自己考试成绩差、学习不好。这都是学校、老师,灌到你脑子里的说辞。”“你成绩差,我知道了——你卷子上的低分,还有满卷子红叉,告诉了我。”“你学习不好——我的问题是,你学习过吗?”“永远要提出高质量的问题。它能带给你高质量的答案。”

我很少替儿子解决作业上的问题。主要就是和他聊天。他也高兴,我也高兴。儿子很爱和我聊天。我说的话他此前从来没有听过,觉得非常新鲜。他说:“爸爸给我打开了一扇通向新世界的门。”

时光飞快。他对数学兴趣逐渐增大。他知道数学是一种有效描述世界的手段。他愿意用不同的方法认识这个世界,还有自己。在芝加哥,我接送他往来于数学联盟的兴趣小组。路上他总是兴奋地告诉我,今天他有什么独特的想法,解决了什么问题。我微笑着一边开车,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发表些自己的看法。他有时拿一些题考我,我一般能解出一个大概。

一次他给我一道几何题,我实在想不出来。我问,你说怎么解?他说出的解法让我目瞪口呆。我好像一下回到自己十五六岁,那时我在人大附中和那些国际奥林匹克金奖选手一起参加数学训练。他们的思路如此新鲜而不同,我觉得自己一辈子也想不到。没想到现在站在我身边的儿子,竟给我这种感觉。

那天的惊奇和内心的安慰,到现在都记忆犹新。两年半以后,儿子在芝加哥数学联盟举办的竞赛中,获得“进阶几何竞赛”的个人第一和团体第三。其中团体赛是他一个人对其他学校一群人。因为他们学校只有他一个人参加。再一年半后,儿子在美国高中升大学的ACT考试中,数学满分。此前在他的高中,他已经不知拿了多少次数学满分了。

文章来自“文昭谈古论今”会员网站 https://www.wenzhao.ca/
虞超先生Youtube自媒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P48F9RgJL8iJEjRam21eWw

责任编辑:王亦笑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
返回顶部
大纪元德国生活网简介 | 授权与许可 | 版权©2016年大纪元德国生活网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