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官员激辩 泄大陆地方债可怕真相

学者披露地方无力正常偿还地方债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5月24日在同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争论,地方债到底是该由地方融资平台来偿还还是由中央政府国债来偿还时,披露地方政府用较高的市场利率借钱投入低回报率的市政工程,导致无力正常还债。

2013年6月14日包头市推出总投资约200亿的北梁区改造工程,东河区井坪小区廉租房是本次棚区改造居民安置区之一。由华宸信托为该小区建设筹资4,500万的计划书显示,任何认购100万元以上的投资人,可以获得每年8%到10.5%的利息,但不保证能收回本金。

《第一财经日报》曾报导,在江浙一带充斥着一些为地方政府寻找“投资”的经济人,任何能拿出1千万人民币的个人和机构,可以购买年利率高达10~12%的地方政府债券。很多香港人都参与了购买。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教授徐建国曾举例,如果公众买到一只8%的理财产品,相关银行会加3%的处理费,特权机构会再吃3%利息,这样最终借贷人的资金成本就到了14%以上。

按此规则计算,很多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借债年利率超过15%。另据中共官方统计数字显示,2007至2011年间,大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每年资产收益率只有3%-4%,不到借贷成本的1/4到1/5。

中共非正常还债手法花样百出

面对为出政绩上项目而留下的巨额地方债,中共地方和中央各级官员想出了各种各样办法,把其转嫁给民众。

第一种是通过地方政府隐形设立的“某城建开发公司”,向当地银行强行借款,银行把这笔知道难以偿还的借款包装成金融产品,卖给影子银行(信托公司等),影子银行再把其包装成各种“理财产品”后,反过来委托银行将其卖给民众。如果到期无法兑付,就拿“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来让民众自认倒霉。详情可参见
<巨额地方债转嫁百姓中共新招骗术揭秘>

第二种是通过中央政府的国债来给地方债兜底,而国债的最终还款,中央银行可以用发行货币的方式,悄然转嫁给每一个民众。

中国公共财政研究院院长高强披露,目前政府是向银行借钱,银行有对地方政府有借债的义务,但没有讨债的手段。但市政债是要向社会集资,政府有责任按时还款,否则会出现群体事件。

为避开地方政府信誉破产,姚洋5月24日提出,“应该用国债代替地方债务,向全国借钱……大家都知道发债的钱是白来的,继续下去中央控制不住,不如直接由中央发。”

2013年中共政府财政收入12.9万亿元,同期财政支出14.0万亿元,全年财政赤字超过1万亿。也就是说,中共的中央财政也是年年入不敷出。因此用国债还债,归根到底是靠通货膨胀,即每个老百姓手中货币贬值来还债。

第三种方式是通过掠夺民众的土地,靠高价卖地还债。2013年大陆地方政府卖地收入达到创纪录的4.1万亿元,超过2012年卖地收入的44%。中共官方数据披露,目前地方财政的1/3到1/2是靠卖地支撑的。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2013年3月23日披露,近年来政府从征购价格和土地批租价格间所赚差价最低估计30万亿。

政府能空手套白狼的原因是,大陆民众没有土地所有权,只有使用权,因此政府可以随时把农民的农用地征用过来,改变为商用地,然后高价卖出,而农民不愿把土地按征购价格卖给政府。

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地方政府,派军、警、黑社会暴力殴打农民抢地的根本原因,就于极度渴望资金的地方政府,极度需要卖地款维持运行。

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gmail.com

大纪元记者方涵综合报导

责任编辑:童宇

Pin It on Pinterest

Share This
返回顶部
大纪元德国生活网简介 | 授权与许可 | 版权©2016年大纪元德国生活网 保留所有权利